大壮卦之上六爻辞“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破解

摘 要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祥也;艰则吉,咎不长也。 释字 遂 《说文》:“遂,込也。从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祥也;艰则吉,咎不长也。
  
  释字
  遂
  《说文》:“遂,込也。从辵遂声。”《广韵》“遂,达也。进也。成也。安也。止也。往也。从志也。”《广雅.释诂一》:“遂,往也。 “遂”有称心,如意,成功等意义,这里是往、进的意义,与“退”相反。
  祥
  《说文》:“福也。从示羊声。一云善。”“福”的本义指祭祀所用的酒肉。“祥”字从示从羊,“示”表示祭祀;“羊”代表祭祀所用的祭品为羊,称为“柔毛”。故“福”与“祥”义近。
  “祥”指吉凶的预兆,吉亦称“祥”,凶亦称“祥”,特指则为吉兆,如臭指气味,香亦曰“臭”,恶味亦曰“臭”,特指则专指恶味。《系辞传.下》云:“变化云为,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来。”《左传.僖公十六年》:“是何祥也,吉凶焉在?”《诗.大雅.大明》:“文定厥祥,亲迎于渭。”
  “祥”在这里指吉凶的预兆。“不祥”就是指吉凶之兆不明,是吉是凶还难预料,可能要分别情况而定。
  释象
  
  《大壮卦》整体是一个按2倍比例扩大的兑体,而《大壮》上六和六五都是这个大兑体的主爻。“兑为羊”,故上六和六五这两个阴爻皆可取象为羊,因其壮,故称“羝羊”。
  
  《大壮卦》的卦变形式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大壮卦》先变为《需卦》,然后再变为《大过卦》;第二种是《大壮卦》先变为《兑卦》,然后再变为《革卦》。《大壮卦》上六和六五皆有“羝羊”之象,但从卦变上看,无论哪种卦变形式,六五都采取下行而退的方式,而上六却始终未退,故曰“不能退”。《大壮》上六高居极位,进而无位,往而无处,故曰“不能遂”。“遂”者,进也,往也。上六进退不得,处于两难的困境,故曰“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那么《大壮》上六“不能退,不能遂”,其吉凶到底如何呢?
  这就要看将来的发展情况而定了。《大壮卦》的变化形式只有两种,其最终结果也无非只有两种,一种是《大过卦》,一种是《革卦》。《大过卦》上六爻辞曰:“过涉灭顶,凶,无咎。”其《象传》曰:“过涉之凶,不可咎也。”而《革卦》上六爻辞曰:“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其《象传》释曰:“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
  
  这就是说,若《大壮》上六最终成为《大过》上六,则有“过涉之凶”。若《大壮卦》上六最终成为《革卦》上六,则或“豹变”,或“革面”,居贞而吉。所谓“豹变”就是象豹一样,虽不顺服于虎,却不与虎争雄,而是采取攀高避让的态度,象征君子在革命后既不事从于新主,也不反对新主,而是采取避让的态度。所谓“革面”就是指小人在革命后,与旧主划清界线,转而事从新主。无论是“豹变”,还是“革面”,只要不与新主为敌(所谓“征”),就都会获吉(所谓“居贞吉”)。可见,《大壮》上六,若最终为《大过》上六,则凶;若最终为《革卦》上六,则吉。至于《大壮卦》最终会变成《大过卦》,还是会变成《革卦》,目前还不能确定,故《大壮》上六之吉凶也不能确定,故《象传》释曰:“不能退,不能遂,不祥也。”“不祥”就是指吉凶之兆尚不能确定。
  《大壮卦》变为《革卦》,则天命乃革,王朝更迭。《革卦》九五“虎变”而成为天下“新主”。而《革卦》上六作为旧王朝的遗臣,无论是“豹变”避让,还是“革面”事新,皆不足与新主为敌矣,故“吉”。然旧王朝的遗臣,虽不与新主为敌,而旧臣与新主的关系毕竟是很难处的,容易产生嫌隙,故曰“艰”。《大壮卦》上六变为《革卦》上六,虽“艰”却“吉”,故曰“艰则吉”。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日久见人心,《革卦》上六只要不与九五新君为敌,则“居贞吉”,故《象传》释曰:“艰则吉,咎不长也。”旧朝遗臣之“咎”,是为“原罪”, 不可久咎也。
  义理
  
  纯粹的儒家思想,并没有半点的愚忠思想,相反却认为“天命靡常”,唯有德者居之,具有强烈的革命精神。《尚书.多士》就云:“天命靡常,唯德是辅”。姜尚也曾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故天命无常,惟眷有德。”儒家思想对背弃旧主的臣子并不一概否定。相反,对弃暗投明的臣子还是褒扬的。比如微子是殷商贵族,纣王的亲哥哥,却弃暗投明投奔了周武王,孔子评价其为仁人。曰:“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殷有三仁焉”(《论语.微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