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学习六爻,也学过一些六壬我甚至怀疑最早期六壬没有三传只有四课

摘 要

众所周知三传是代表事情的先后顺序 昴星中末传为什么刚日先辰后日? 难道昴星认为阳日辰上神先到的所以是中传,日上神后到所以是末传? 昴星为

  众所周知三传是代表事情的先后顺序
  昴星中末传为什么刚日先辰后日?
  难道昴星认为阳日辰上神先到的所以是中传,日上神后到所以是末传?
  昴星为啥和别人不一样?其他的无克课都是阳日先论干,阴日先论支也就是它们认为阳日干上神比辰上神先到,所以为中传,阴日辰上神比日上神先到,所以阴日为中传同时按这个逻辑那阴日第一课岂不是辰上神啦
  阴日第一课如果是辰上神那遥克是不是也要按这逻辑,阳日看神日之间的遥克,阴日看神支之间的遥克才合理?
  1.昴星为什么中末传先后和别人原则不一样?
  2.阴日第一课是辰上么?是的话遥克需不需要更改?
  3.不是的话那阴日中传取辰上,末传取日上,认为整个事情的中间是辰上,末尾是日上,也就是认为辰上的作用要先到来不是第一课却能先到来这是啥原理?阴日辰上的力量大所以先来了?也不那么合理呀,你想想,阴日起四课,你刚写完日上神,辰上神说不好意思我已经先到了可是你还没写呢那辰上还算第三课么?说是第三课可这实质都已经第一课了
  所以我这怎么觉得九宗门这么乱呢,貌似不是同一时期创作出来的,我甚至怀疑最早期六壬没有三传只有四课,后人加了三传,开始可能就三、四宗门,后人又给完善成六、七宗门,在后来才是现在的九宗门为啥这么说呢除了上述的逻辑问题外,也发现了一些比较古的六壬九宗里是没有别责法,也没有井栏射法,
  我觉得昴星课用酉,不能从酉去考虑,要从昴星去考虑,早期六壬是论二十八星宿和三十六禽星的,昴星的特殊性才觉得用昴星,而只是昴星恰好在酉宫而已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酉日的昴星课啦哈哈
  这个九宗门的取课原理古人没有一个解释的,要么强行解释要么不解释 《金匮玉衡经》没有别责和反吟法,《太白阴经》没有别责和反吟井栏射,无克直接阳日用日上为用,阴日用辰上为用 之所以弄个井栏射我觉得是因为有几个课即是反吟也是八专,不用井栏射最后会起出两种三传
  搞个井栏射法就没有这种矛盾了 甚至别责也牵强,看似九宗门完善了,但是逻辑上很多问题都没处理好,这两本书应该是现有资料里最早的资料了,汉朝的书咱们根本没有,唐朝的其实就《太白阴经第十卷》《心镜》都不一定算,后人更改过心镜
  所以我觉得这三传还真不见得是硬局,只要找到最好的角度和矛盾点就可以发三传,甚至可以随意发,只要知道自己找的角度是怎么看的就行古人有用次客法的也不是没道理
  我一直觉得起课就是断课,根本不用学啥断课,起课通了断课也就通了,在看看断案基本也就捋顺了,起课不通,看断法如枯木无根,然而这些起课内容是最难搞得 月将,九课,贵人,全是问题
  俯仰视这么理解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是不太理解为什么阳日先用辰呢?你看后面的课都是阳日先用日,阴日先用辰,虽说八专课说是都用日上,那是因为八专日辰上是一样的,都用日上其实也是阳先用日上,阴先用辰上,就这昴星不一样
  别责,八专,伏吟,反吟的无克 阳日也没克按此理阳日不足当阴先动,怎么中传先取的日上呢?如果说反吟算有气势不能说是不足,那伏吟和八专呢?昴星无克静悄悄伏吟无克更静,昴星无克,阳日便是阳日不足,伏吟呢怎么不这么取,别责有阴阳不备,按此当阳不备课用辰上做中传,阴不备日上做中啊
  
  拿别责来说,别责并非阴阳不分,是阴阳不备,如果不分也不必强调备不备了 还是那句话阳不备课阳不足怎么不按您说的昴星的原则先辰后日呢
  《六壬大全》《课经》里芜淫课“邵先生曰:课得不备,刚日从日上起第一课,柔日从辰上起第一课” 不论细则,其他课都是阳日先主阳,阴日先主阴,八专是因为日辰一样所以如此,别责早期本来是不存在的方法其讨论价值不高是后人补充的 伏吟是取刑,但是初传自刑呢?不还是阳日阳么?
  反吟无克法也是后世法早期九宗门没有井栏射格,况且井栏射也是按这个选择取的,因为均是阴日,中传都取的辰上
  而且最早期的反吟无克法是不用井栏射的,直接阳日取日上,阴日取辰上后来为了和八专统一才有了井栏射格的,你不觉得取井栏射或者说马星很牵强么?井栏射也算通道?自古没这个通道,如果说马星取个神煞做发用未免儿戏吧
  请大家多发表发表意见,学习一下,帮忙解惑谢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