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爻卦预测体系之三大主要缺憾

摘 要

自从六爻卦诞生起,卦的核心似乎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纳入,成就了一个类似时空八字一样,凡断事先剖出五行再取象,以其五行

  自从六爻卦诞生起,卦的核心似乎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纳入,成就了一个类似时空八字一样,凡断事先剖出五行再取象,以其五行衍生出的万象可以无限放大,于生克之间得出万千结果。
  毫无疑问,这无疑是一种伟大的创新,还原了卦之千变万化本质。而这个创新初衷无疑是好的,但造成的结果却未尽如人意。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其测事体系有三大缺憾,今天杨易德就和大家来谈谈关于这三大缺憾,目的当然是希望能够通过首先认识它们,进而对术数作改进,只有如此,方能使其得到真正良善发展。
  缺憾一:事象不能兼顾
  凡测事者,一般都必求精细,必求准验。凡求精细者,而事情的细节,发展过程,以及事物的结果,此都是沿着一条狭窄的路线走出去,用象断一定过于笼统,因为一象必衍生万象,其过程必飘忽不定,而结果也过于宽泛。但是求测问事者一定不会那么想,必不想要那么宽泛的结果,那么卦师在多个象中必要抽出唯一的一个结果来,如此才能应问事之需。
  但这很难,往往造成了很多卦师只是“强取一象而出”,并不是“只有一象而取出”,事实上,其本身是存在过于“宽泛的结果”与“狭窄的结果需求”之间的矛盾。
  另外,体现在此卦核心作用的本质上,流传的六爻卦一向永远是被当作测结果的工具,这不单是六爻,任何卦术体系都有这个缺憾。但一旦轻视了过程,面对事物的发展,便很难产生沟通,进而忽视那本该增加的多维的变象环节,使结果丢弃了更准的机会。
  六爻卦师,其实永远只能是“卦中求结果”,用杨易德的话来说,这叫“永远只从术中来看术”,这个虽然其他术数能通过各种手段解决掉,但是六爻卦似乎短时间内并找不到很好的解决办法。
  缺憾二:求旺难容中和
  用六爻卦测结果除了本身庞杂的万象和单一的问事之间的矛盾外。还要解决卦术体系制订时候采用了多个术数体系的兼容性问题。比如,六爻卦采用的天干地支,同时采用了四柱八字的十神(“财、官、印”乘以2+比劫食伤)。
  在八字上十神纵吉,亦不喜过旺,因为往往会反吉为凶,这是《易经》所阐述的一个“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的根本道理,后代也照此得出了一个“中和为贵”原则,同时也发展为子平命理术数体系上的旺衰。
  不过到了六爻卦中,其取用神时,却只要问事之用神一味“得令,得生,得助,得三合帮扶,得卦变回头生”等等,诸如用神逢生合、世爻逢生合等便是大吉,问事亨通。这种简单的认为“用神、世爻越旺越好”似乎比较牵强,有建立体系时“不得已而为之”之嫌。同样凸显了六爻卦术体系一个缺憾。
  缺憾三:先天格局抛弃
  在六爻卦上,根本不会和你谈什么先天格局。但是不同人的自身携带能量,不同人的八字都是不同的,哪怕得出了相同的卦象,难道同时问事的两个不同人会得出同一个结果来吗?
  这就好比除非我们回到原始的卦象上用象断,那也只是哲学的参考意义,并不是六爻卦这门术数的根本核心功能。但我们都知道看四柱八字要看格局,看气象,六爻卦反应一个时候的事象,那个时候的格局是无法兼顾的。
  但倘若有格局,那么气候大的人问事之时和问事之果,都要参考格局来断论。比如一个没格局的人遇到一点麻烦,那对它是坏事,因为他遇到麻烦只会烦恼和困扰,最后也无收获;而一个大格局的人,他遇到了同样的卦象,卦师一定也会断为凶,因为“会遇到一点麻烦”嘛。不过大格局的人的先天格局和八字不考究,怎么知道他不能将这个麻烦化为一个帮助自己的大喜事呢?
  其实,这个缺憾尤其大,就好比看八字只看大运不看先天。八字无论是看先天还是看时空的,我们都可以通过先天和大运来解决这个问题,紫微斗数也无论是看先天还是看时空的(紫微占卜)形式,我们也可以通过限运和太岁入卦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六爻卦呢?六爻百科:六爻八卦预测,是古人观察大自然运行规律总结出来的一项法则。起源于西汉京房的纳甲体系。起初是用50根蓍草,到宋朝时才有了“以钱代蓍”。预测人将三枚铜钱放于手中,双手紧扣,思其所测之事,让所测信息融贯于铜钱之中,合掌摇晃后放入卦盘中,掷六次而成卦。配以卦爻,及动变以后。通过测卦当日的干支,配以六亲及六兽,主要依靠用神的五行生旺,结合易经的爻辞,而判断事物的发展过程和结果。六爻是民间流传最广的预测方法之一,其变化有梅花易数,以及文王六十四卦的断法。相对于正宗的六爻断法又要简单许多。
  • 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并非科学的研究结果,仅供网友娱乐参考,切勿过度沉迷。相关文章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请通知本站,予以删除(ixz9163@163com)。
  • 转载请注明:六爻卦预测体系之三大主要缺憾 +复制链接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